推荐产品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大全 > 养殖业 >

法布尔是如何观察金蝉的?

  8. 法布尔是如何观察金蝉的?
 
  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在《昆虫记》中写道:普通的蝉喜欢在干的细枝上产卵,它选择最小的枝,像枯草或铅笔那样粗细,而且往往是向上翘起,差不多已经枯死的小枝。它找到适当的细树枝,就用胸部的尖利工具刺一排小孔。这些小孔的形成,好像用针斜刺下去^把纤维撕裂,并微微挑起。如果它不受干扰,一根枯枝常常刺三四十个孔。卵就产在这些孔里。小孔成为狭窄的小径,一个个斜下去。一个小孔内约产十个卵,所以产卵总数为三四百个。它之所以产这么多卵,是为了防御某种特别的危险。必须有大量的卵,遭到毁坏的时候才可能有幸存者。我经过多次的观察,才知道这种危险是什么。这是一种极小的蚋,但对蝉卵来说,它简直是庞大的怪物。蚋和蝉一样,也有穿刺工具,位于身体下面近中部处,伸出来和身体成直角。蝉卵刚产出,蚋立刻就想把它毁掉。这真是蝉家族的大灾祸。大怪物只需一踏,就可轧扁它们。然而它们置身于大怪物之前却异常镇静,毫无顾忌,真令人惊讶。我曾看见三个蚋依次待在那里,准备掠夺一个倒霉的蝉。蝉刚把卵装满一个小孔,到稍高的地方另做新孔,蚋立刻来到这里。虽然蝉的爪可以够着它,而蚋却很镇静,一点不害怕,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在蝉卵上刺一个孔,把自己的卵放进去。蝉飞走了,多数孔内已混进异类的卵,把蝉的卵毁坏。这种成熟的蚋的幼虫,每个小孔内有一个,以蝉卵为食,代替了蝉的家族。这可怜的母亲一直一无所知。它的大而锐利的眼睛并不是看不见这些可怕的敌人不怀好意地待在旁边。然而它仍然无动于衷,让自己牺牲。它要轧碎这些“坏种子”非常容易,不过它竟不能改变它的本
 
  能来拯救它的家族。我从放大镜里见过蝉卵的孵化。开始很像极小的鱼,眼睛大而黑,身体下面有一种鲭状物,由两个前腿联结而成。这种鳍有些运动力,能够帮助幼虫走出壳外,并且帮助它走出有纤维的树枝——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鱼形幼虫一到孔外,皮即刻脱去。但脱下的皮自动形成一种线,幼虫靠它能够附着在树枝上。幼虫落地之前,在这里行日光浴,踢踢腿,试试筋力,有时却又懒洋洋地在线端摇摆着。它的触须现在自由了,左右挥动;腿可以伸缩;前面的爪能够自如开合。身体悬挂着,只要有微风就摇动不定。它在这里为将来的出世做准备。我看到的昆虫再没有比这个更奇妙的了。这个像跳蚤一般大的小动物在线上摇荡,以防在硬地上摔伤,身体在空气中渐渐变坚强了。不久,它落到地上,开始投入严肃的实际生活中。这时候,它面前危险重重。只要一点风就能把它吹到硬的岩石上,或车辙的污水中,或不毛的黄沙上,或坚軔得无法钻下去的黏土上。这个弱小的动物迫切需要隐蔽^所以必须立刻到地下寻觅藏身的地方。天冷了,迟缓就有死亡的危险。它不得不各处寻找软土。没有疑问,许多是在没有找到以前就死去了。最后,它找到适当的地点,用前足的钩扒掘地面。我从放大镜里见它挥动锄头,将泥土掘出抛在地面。几分钟以后,一个土穴就挖成了。这小生物钻下去,隐藏了自己,此后就不再出现了。未长成的蝉的地下生活,至今还是个秘密,不过在它来到地面以前,地下生活所经过的时间我们是知道的,大概是4年。以后,在阳光中的歌唱只有5周。4年黑暗中的苦工,1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我们不应当讨厌它那喧嚣的歌声,因为它掘土4年,现在才能够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可与飞鸟匹敌的翅膀,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什么样的钹声能响亮到足以歌颂它那得来不易的刹那欢愉呢?
 
  

    Copyright © 2002-2017 海猎网. 版权所有 关键词:电鱼机 超声波逆变器 超声波捕鱼机 电子捕鱼器 捕鱼器 电鱼器